肝纤维化用药研究取得新进展,F351新药研发打开新思路新闻

浏览:123 / 发布:2024-06-17
近日,治疗肝纤维化的新药研发再获新进展,相关研究论文《羟尼酮F351通过内质网应激相关线粒体凋亡途径诱导活化的肝星状细胞凋……

近日,治疗肝纤维化的新药研发再获新进展,相关研究论文《羟尼酮F351通过内质网应激相关线粒体凋亡途径诱导活化的肝星状细胞凋亡》正式发表在美国《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CGH)学术期刊上。

 

 

CGH期刊旨在为读者提供临床胃肠病学与肝病的广泛主题,包括癌症、炎症性疾病、功能性胃肠疾病、营养、吸收和分泌方面的诊断、内镜、介入和治疗进展,具备专业性、权威性与国际影响力。

本论文由来自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等单位的专家联合发表。康蒂尼药业罗楹博士、研发副总经理张岭先生、康蒂尼药业外聘顾问叶雁萍博士同为文章作者。

论文指出经过体内和体外研究后,发现羟尼酮(F351)通过ERS相关的线粒体凋亡途径诱导aHSCs凋亡,可能有助于改善肝纤维化。行业专家表示,该研发成果为开发治疗肝纤维化的新疗法提供了有效线索,将加速肝纤维化用药的问世。

一、引领行业,新研究表明羟尼酮(F351)可改善肝纤维化

据悉,肝纤维化通常由慢性肝病引起,如病毒性肝炎,可导致为肝硬化甚至肝细胞癌。另外研究证明,在慢性肝病引起肝损伤后,静止的HSCs被激活并转化为肌成纤维细胞,产生细胞外基质(ECM),对肝纤维化的发展影响重大。基于此,清除或灭活aHSCs可能逆转肝纤维化,针对这些细胞开发抗纤维化药物也至关重要。

本次论文探讨了羟尼酮(F351)是否及如何促进肝纤维化背景下aHSCs的凋亡。论文中提到,通过四氯化碳(CCl4)和3,5-二乙氧羰基-1,4-二氢吡啶(DDC)诱导的肝纤维化小鼠模型和体外人肝星状细胞系LX-2的研究,以及经过TUNEL和流式细胞仪检测羟尼酮(F351)对aHSCs的凋亡效应,发现新型吡非尼酮衍生物羟尼酮(F351)通过内质网应激(ERS)相关的线粒体凋亡途径显著促进了aHSCs凋亡,可能有助于改善肝纤维化。

业内人员表示,肝纤维化在中国影响一亿五千万人,目前国际上尚未有针对肝纤维化的1类新药批准上市,且管理肝纤维化的有效治疗方法有限,具有巨大的未满足的市场需求。本次研究的结果有助于研发人员更好地理解羟尼酮(F351)的作用机制,并可能为开发治疗肝纤维化的新疗法提供线索。

二、F351研发持续突破,肝纤维化用药问世有望提速

本次关于肝纤维化用药的最新研究结果也为更多专注治疗肝纤维化新药研发的企业和机构带来新灵感。业内专家表示,随着新研究结果的落地,有望加速康蒂尼药业等企业在研的肝纤维化特效药的问世,填补市场空白,造福广大患者。

据悉,康蒂尼在器官纤维化新药研发领域走在前列,相关研究一直在进行。在研的肝纤维化药物F351(Hydronidone,羟尼酮胶囊)是康蒂尼药业的第二个一类新药。

前期研究显示,羟尼酮(F351)可通过抑制肝星状细胞增殖和TGF-β信号通路实现对肝纤维化的逆转,并呈现出良好的安全性。2021年3月,NMPA已将羟尼酮(F351)纳入为“突破性治疗品种”。2023年10月,羟尼酮(F351)三期临床试验取得重大进展,临床三期研究完成全部受试者入组,预计将在2024年底进行临床试验数据收集。

本次“羟尼酮(F351)可有效促进肝纤维化背景下aHSCs的凋亡”这一研究成果的披露,为羟尼酮(F351)新药研发提供了更多科学依据,有望加速治疗肝纤维化的特效治疗药物的问世。“F351(羟尼酮)一旦上市,有可能成为全球首款治疗肝纤维化的用药。相关用药的研发有望填补世界空白,为广大患者带来福音。”行业分析人员表示。

目前,康蒂尼正不断加大研发投入,接下来,研发团队将以本次研发结果为重要依据,结合自身在纤维化领域的优势,拓展思路、加快推进新药研发,积极准备新药上市申请,满足急迫的临床需求、造福万千患者。与此同时公司还将继续致力于其他罕见病药物的引进,为更多罕见疾病患者带来新的治疗选择。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