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施郁教授导读《爱因斯坦传》,揭秘天才背后的故事新闻

浏览:212 / 发布:2023-02-28
2023年2月25日晚八点,科普公益项目“高山科学经典”第45期,邀请到了复旦大学物理学系教授施郁;南方科技大学社科中心教授胡大年……

2023年2月25日晚八点,科普公益项目“高山科学经典”第45期,邀请到了复旦大学物理学系教授施郁;南方科技大学社科中心教授胡大年;清华大学科学史系系主任、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馆长吴国盛,为我们导读《爱因斯坦传》。

1905 年,年仅 26 岁,“史上最业余”的公务员爱因斯坦,连续发表多篇论文,提出了光子假设,成功解释了光电效应,这项成果在1921年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奖;重新测定了阿伏伽德罗常数,改写了宏观与微观的联系;提出了狭义“相对论”,颠覆了牛顿奠基的经典物理学;写出了“质能方程”,完美预言了黑洞、大爆炸、空间扭曲、时光倒流等现象,震惊世界。

这一年,也被称为是“爱因斯坦奇迹年”。100 年后,为了纪念爱因斯坦,联合国宣布 2005 年为“国际物理年”。

施郁教授在导读中这样评价爱因斯坦:“他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也是牛顿以后最伟大的科学家,目前的物理学基础研究,从暗能量、激光到黑洞、引力波等等,大多建立在他的工作基础上。”

爱因斯坦在科学上为什么能有这么高的成就?他生来就这么聪明吗?其实,少年时期的爱因斯坦就体现出了贯穿他一生的特质:好奇心、热情、不盲从、蔑视权威、孤持。

施郁教授在本次导读活动中介绍到,“爱因斯坦在16岁时就开始思考:以光速运动的观察者看到什么?之后便开始了思想实验的习惯。10年后创立狭义相对论。虽然开始时有曲折,这位追光少年按照计划完成了他的奇幻之旅。”

很多人都认为爱因斯坦是牛顿以来仅次于牛顿的伟大物理学家,杨振宁先生也不例外。施郁教授曾问杨先生为什么,杨先生回答说:爱因斯坦改变了我们对于时间和空间的理解,从而给理论物理带来对称性的概念和对称性支配相互作用的思想;他还创造了引力的几何概念;此外,还帮助创立了量子力学。

爱因斯坦对人类科学发展做出的卓越贡献,怎么褒奖都不为过。

施郁教授在高山科学经典导读现场

100年前,也就是1922年,爱因斯坦曾打算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但因故取消,最终只短暂到访过上海两次。历史经过百年,很多细节已经众说纷纭、扑朔迷离。

圆桌论坛嘉宾胡大年教授是研究爱因斯坦的专家,曾出版著作《爱因斯坦在中国》,胡教授对此总结了一个简短的答案,“当时中国的国内形势影响了爱因斯坦访华的计划。”

但事实远比想象的要复杂。胡教授解释道,“当时北京周围军阀混战,造成中央北洋政府经济拮据,北大遭遇经济危机,新闻闹得全国皆知,爱因斯坦离开德国前或许早有耳闻。”“中国驻德国大使馆代表北大跟爱因斯坦在7月份签了正式访问的合同,但8月份时,同济医工学校(同济大学前身)的一位德国教授写信邀请爱因斯坦到上海演讲,要求一定要用英文,两拨人并没有能够统筹,这也是后来造成爱因斯坦误解的原因之一”……

虽然爱因斯坦后来因故取消了正式访华计划,但中国学界为了迎接他而准备的新闻报刊,一时间轰动全国,爱因斯坦和相对论在中国的传播被推向了高潮,启蒙了许多中国青年的科学梦。

胡大年教授在高山科学经典导读现场

吴国盛教授提到,1919年以前,爱因斯坦在业内名气很大,但在民众中的声誉并不大。但1919年11月7日,英国《泰晤士报》报道:“科学革命,宇宙新理论,牛顿理论被推翻。”从那一天开始,爱因斯坦成为了普通人心目中一个神一般的存在。

吴国盛教授在高山科学经典导读现场

为什么爱因斯坦的科学成就一夜之间达到了如此高度?施郁教授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1919年,爱丁顿和克罗姆林等人在日食期间的观测结果证实了光线弯曲,也就是证明了爱因斯坦提出的广义相对论,实验结果相当震撼,好像把大家觉得天经地义的牛顿力学推翻了。而且一战刚结束,世界动荡,知识分子都在寻求真理。另外,印刷术、电报等媒体的发展,让新闻信息的传播有了很大的进步。”

与科学家一起读好书,“高山科学经典”是一个由高山科学促进中心发起的公益科普项目。邀请百位知名科学家每周导读一本科学经典书籍,引领公众参与阅读的大型科学传播公益项目,旨在提升全民科学素养、培育科学精神、传播科学思想。期望在全民学科学的时代背景下,高山科学经典能在科学传播领域尽一份绵薄之力。

高山科学经典项目书单

高山科学经典的目标是,让科学精神通过书籍,跨越地域、阶层、年龄、民族的界限,传播到每个角落、每个人心中。希望科学成为一种生活方式。除此之外,每期更有科学KOL和科普UP主,与科学家们跨界对谈,让科学更有趣。

高山科学经典世界读书日发布会现场

未来,“高山科学经典”项目将打造三大重点产品:出版《高山科学经典》系列丛书;开展线上导读直播;沉淀专业级科学导读视频节目。达到出版、传播、教育多重效应。开展全民科学阅读,共同推动“科学复兴”,提升全民族科学文化素质,实现“公心大用”。

联系我们